夕桥。

最后一篇朋友圈,却发在了这

说真的,天蝎有时候占有欲疯狂的不可理喻,可如若不歇斯底里或许也不是天蝎了。
想了很久,最终还是把朋友圈清空了。
我念旧,这些东西一直不舍得删,每一张照片都是满满的回忆,不管开心的也好,难过的也好,矫情的也罢,都是这些年生活的一笔笔记录,说真的,删它们蛮费劲的。
上次和LY吃饭,他跟我说:“你能从当年的事走出来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可你不知道,走出来的那个人遍体鳞伤,纵使伤口愈合,那一道道疤痕,时时刻刻都在告诉我曾经发生了什么。
算算时间,从那之后快2年了,我苟延残喘的撑了过来,窒息一样的岁月除了眼泪的酸涩外没有任何回味。

孤独是病吗

最近总是很丧。总只想把自己关起来,却又希望别人来找我,可能这就是病吧。不过昨晚好像知道她有男朋友了,乃么我瞬间爆炸了,hhhhh微信也卸载了。或许我已经病入膏肓了???

最近也在读…@🤣🤣

小盆友:

2016015

比起 嫌疑人 更喜欢这一本!完全被作者这样强大的逻辑缜密的思维折服啊!小说的叙事方法也挺喜欢的 就是要记好多人名 第一次边看小说边写人物关系图 就怕搞混了。虽然小说篇幅很长 但是完全不会疲惫 一环扣一环 你以为毫无关系的人和事其实恰恰在作者的精心安排中。结局和 嫌疑人 差不多 都是看似戛然而止 干干净净 但不会显得突兀。

“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,总是黑夜,但并不暗,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。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,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。凭借着这份光,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。你明白吗?我从来就没有太阳,所以不怕失去。”

突然有点,喜欢她了???🤦‍♂️

幸亏物无知,物无语

Nonbeing:

“战争爆发了,人与人不再窘不再歉不再尴尬,所以战争是坏事,极坏的事,与战争相反的是音乐,尤其是童年时代就谙熟的音乐,便似迷航的风雨之夜,蓦然靠着故乡的埠岸,有人在雨丝风片中等着我回家…”


“这里面有件什么超乎音乐的亟待说明的重大悬案,人的哭声、笑声、呵欠、喷嚏,世界一致,在其间怎么会形成二三十种盘根错节的语系,动物们没有足够折腾的语言,显得呆滞,时常郁郁寡欢,人类立了许多语言学校,也沉寂,闷闷不乐地走进走出,生命是什么呢,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……”


“这世界已经是,已经是无人管你非议你,也像有人管着你非议着你一样的了,有些城市自由居民会的遁到森林,冰地去,大概就是想摆脱此种冥然受控制的恶劣感觉,去尽所有身外的羁绊,还是困在自己灵敏得木然发怔的感觉里,草叶的香味起来了,先以为是头上的树叶散发的,转眼看出这片草地刚用过刈草机,那么多断茎,当然足够形成凉涩的沁胸的清香,是草群大受残伤的绿的血腥啊……”


“贵族下坠摔破了华丽,平民上攀遗弃了朴素”


“我明知生命是什么,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,所以听凭风里飘来花香泛溢的街,习惯于眺望命题模糊的塔,在一顶小伞下大声讽评雨中战场——任何事物,当它失去第一重意义时,便有第二重意义显出来,时常觉得是第二重意义更容易由我靠近,与我适合,犹如墓碑上倚着一辆童车,热面包压着三页遗嘱,以致晴美的下午也就此散步在第二重意义中俨然迷路了,我别无逸乐,每当稍有逸乐,哀愁争先而起,哀愁是什么呢,要是知道哀愁是什么,就不哀愁了——生活是什么呢,生活是这样的,有些事情还没有做,一定要做的……另有些事做了,没有做好。明天不散步了。”


——木心《明天不散步了》

罗曼·罗兰

若木昭昭:

一个人要独立,就非孤独不可;但有几个人熬得住孤独?便是在那些最有眼光的人里头,能有胆量排斥偏见,丢开同辈的人没法摆脱的某些假定的,又有几个?要那么办,等于在自己与别人之间筑一道城墙。墙的这一边是孤零零地住在沙漠里的自由,墙的那一边是大批的群众。看到这情形,谁会迟疑呢?大家当然更喜欢挤在人堆里,像一群羊似的。虽然气味恶劣,但是很暖和。

宗之:

        “放弃一切东西比人们想像的要容易些,困难在于开始。一旦你放弃了某种你原以为是根本的东西,你就会发现你还可以放弃其他东西,以后又有许多其他东西可以放弃。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伊塔洛·卡尔维诺 《如果在冬夜,一个旅人》

命生,命殒,命不知轮回。